<span id="pucii"><blockquote id="pucii"></blockquote></span><dd id="pucii"></dd>
<span id="pucii"><blockquote id="pucii"></blockquote></span>

      <optgroup id="pucii"></optgroup>

      1. 降低投資者起訴門檻!證券市場虛假陳述司法解釋發布

        孫應吉   2022-01-24 05:38:52

          太湖县约人妻做全套服务V【59992301】靠谱上门妞儿安排 (上门)(服务)《酒店一条龙》(兼.职.空.姐.保.健.桑.拿.上门.服务)rkFkuq4UfFlOE降低投資者起訴門檻!證券市場虛假陳述司法解釋發布

          原標題:降低投資者起訴門檻!證券市場虛假陳述司法解釋發布,取消前置程序、明確獨董責任認定、懲治“首惡”…來看十大看點

          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新時代審理證券市場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簡稱《若干規定》)。在整合原司法解釋相關內容的基礎上,新增了15條重要內容,重點圍繞取消前置程序后人民法院的法律適用問題,細化證券虛假陳述民事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包括主觀過錯、虛假陳述行為、重大性、交易因果關系、損失因果關系和損失計算、訴訟時效等問題。

          最高法和證監會還聯合發布了相關《通知》,以銜接取消前置程序后的相關規則實踐落地。證監會相關人士表示,證監會將積極配合最高人民法院,穩步有序做好《若干規定》和《通知》的實施工作,以全市場注冊制改革為牽引,統籌推進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壓實中介機構責任,不斷提高投資者保護工作質效。同時,證監會將繼續落實“零容忍”工作要求,優化資本市場執法司法協作機制,強化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打擊力度,推動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

          看點一:明確取消前置程序,及時全面保障受損投資者訴權

          證券市場侵權民事賠償案件具有當事人眾多、證據取得困難、專業知識復雜等特點,在我國證券市場發展的早期階段,為減輕投資者的舉證負擔,根據當時的立法和司法實踐情況,原司法解釋第6條規定了前置程序,即人民法院受理虛假陳述糾紛案件,以該虛假陳述行為已經行政處罰或刑事裁判文書認定為前提。

          從實踐效果看,前置程序在減輕原告舉證責任、防范濫訴、統一行政處罰與司法裁判標準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前置程序也存在投資者訴權保障不足、權利實現周期過長等問題,需要在制度層面進行改進。

          隨著我國證券市場日益發展和成熟,法院證券審判經驗不斷積累,司法制度和資本市場制度不斷完善,取消前置程序的條件逐漸具備。在充分研究各方意見的基礎上,《若干規定》明確取消前置程序的安排,切實降低了投資者起訴門檻,及時充分保障受損投資者訴權。

          首先,原告提起證券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訴訟,只要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并提交相應證據,人民法院就應當予以受理;其次,人民法院在案件受理后,不得僅以虛假陳述未經監管部門行政處罰或者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決認定為由裁定不予受理。

          看點二:明確董監高尤其是獨立董事的過錯認定標準與免責抗辯事由

          《若干規定》第14條進一步明確,要在考察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地位、作用、勤勉盡責的程度等因素的基礎上,認定其是否存在過錯;同時,第15條還對董監高可能濫用《證券法》第82條第4款的“異議規定”規避責任的情況作了專門安排。

          對于獨立董事而言,本應借助其專業性與獨立性,充分發揮監督作用,制衡一股獨大和內部人控制,維護中小股東利益,完善公司治理。從近年來爆出的財務造假案件來看,部分獨立董事并未發揮制度預設的監督制約作用。

          因此,《若干規定》根據獨立董事制度的目的與市場實踐現狀,壓實獨立董事在迎合造假嚴重違反注意義務等重大不履職行為中的民事責任。同時,《若干規定》也充分回應了市場關切,專門列舉規定了獨立董事的免責抗辯事由,獨立董事只要能夠證明已按規定取了相應措施,即可免責,以打消勤勉盡責者的后顧之憂,避免“寒蟬效應”。

          看點三:增加“預測性信息安全港”制度

          “安全港制度”是指,預測性信息披露人是以善意的主觀心態,基于誠信原則作出預測的,所依據的各項基本假設都是合理的,即使所作出的陳述與未來實際情況之間有所出入,預測性信息披露人也不必承擔證券欺詐責任。

          預先警示原則,要求預測要有審慎的說明和警示,即使事后難以實現,也不屬于虛假陳述!凹皶r更新預測信息義務”是指如果預測所依據的事實發生了變化,只要更新或者補充相關內容,就不構成虛假陳述。

          為避免個別不誠信公司利用自愿披露前瞻性信息進行虛假陳述,厘清自愿的預測性信息披露與虛假陳述的界限,《若干規定》結合證券法第84條規定以及境外制度經驗,建立了“預測性信息安全港”制度,以進一步督促上市公司提高信息披露質量。

          看點四:優化“三日一價”認定標準

          對于實施日,《若干規定》區分了積極的虛假陳述和消極的虛假陳述。

          前者是指信息披露義務人主動披露的信息中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披露日即為虛假陳述實施日;

          后者是因未及時披露相關更正、確認信息構成誤導性陳述,或者未及時披露重大事件或者重要事項等構成重大遺漏,如隱瞞重大關聯交易、重大違法事項等以應當披露相關信息期限屆滿后的第一個交易日為實施日。

          對于揭露日,《若干規定》重點明確以市場知悉作為判斷基準,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開交易市場對相關信息的反應等證據,判斷投資者是否知悉了虛假陳述,同時,為了便于操作,還列舉了監管部門及自律管理組織對相關主體立案調查或采取自律管理措施等信息公開之日作為揭露日,當事人有相反證據足以反駁的除外。

          對于基準日和基準價,《若干規定》對相關認定標準進行了優化,充分考慮了不同個股的流動性因素,區分不同情形列舉了確定基準日和基準價的具體方法,還規定了專家認定、參考行業通常估值方法等措施。

          看點五:實施精準“追首惡”,明確“幫兇”的賠償責任

          實踐中,不少影響惡劣的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案件,是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上市公司所為,這些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財務造假違法活動中的“首惡”。只有上市公司背后的實質違法者得到懲罰,才能真正打擊財務造假,凈化市場環境,實現零容忍的政策目標。

          《若干規定》專門規定了“追首惡”的相關安排,明確原告可以直接訴請判令在虛假陳述中發揮組織、指使作用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賠償損失,發行人也有權向負有責任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追償,以進一步壓實組織、指使造假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責任,使“首惡”能夠得到應有的懲罰,實現精準打擊。

          另外,實踐中還有個別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串通,出具虛假的銀行詢證函回函、虛假銀行回單、虛假銀行對賬單,欺騙注冊會計師;一些上市公司的供應商和銷售客戶為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提供虛假的交易合同、貨物流轉及應收應付款憑證,成為財務造假的幫手。

          因此,《若干規定》進一步明確了“幫兇”的賠償責任,以遏制虛假陳述的外圍協助力量。由此,《若干規定》第20、22條相互呼應,共同織牢了“首惡”和“幫兇”的法律責任之網,以有效震懾財務造假活動。

          看點六:規制“忽悠式”重組,追究交易對方的虛假陳述責任

          隨著近年來上市公司并購交易日益活躍,并購交易對方通過財務造假粉飾標的公司經營業績,高價格賣給上市公司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由于重大資產重組中的信息披露由上市公司負責,交易對方并非證券法所規定的“信息披露義務人”,如果僅追究上市公司的責任,而不追究提供虛假信息的交易對方的責任,顯然不符合普遍的公平認知。交易對方作為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活動的參與者,掌握與標的公司有關的真實信息,如果所提供的信息不符合真實、準確、完整要求導致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相關信息披露文件存在虛假陳述,則追究其責任符合侵權法般原理。

          就此,《若干規定》第21條規定,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的交易對方所提供的信息不符合真實、準確、完整的要求,導致公司披露的相關信息存在虛假陳述,原告起訴請求判令該交易對方與發行人等責任主體賠償由此導致的損失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看點七:明確中介機構等審慎核查與合理信賴規則

          《若干規定》強調保薦承銷機構負有對信息披露文件審慎核查驗證的義務,對于證券服務機構出具的專業意見,在審慎核查和必要的調查、復核的基礎上,如果有合理理由排除職業懷疑,可以主張“合理信賴”。

          同時,對于證券服務機構,《若干規定》也明確其在審慎核查和必要的調查、復核的基礎上排除了職業懷疑的,可以主張合理信賴其他中介機構。在全面推進注冊制改革的大背景下,《若千規定》進一步厘清各中介機構責任邊界,有利于督促各中介機構歸位盡責,充分發揮資本市場“看門人”作用,營造資本市場良好生態。

          看點八:增加誘空型虛假陳述相關內容

          原司法解釋主要規定了誘多型虛假陳述的相關內容,實踐中還存在誘空型的虛假陳述行為。

          誘空型虛假陳述主要是指虛假陳述者發布虛假的消極利空消息,或者隱瞞實質性的利好消息不予公布或不及時公布等,使得投資者在股價向下運行或相對低位時賣出股票,在虛假陳述被揭露或者被更正后股價上漲而使投資者遭受損失的行為,例如上市公司大幅度少報盈利數額的情況下,原持有人可能受到影響而“用腳投票”,以低于公平市價的價格賣出股票。

          在近年來的司法實踐中,已出現一些誘空型虛假陳述民事案件,結合審判實踐,《若干規定》第11條指明了誘空型虛假陳述的相關交易因果關系認定,另在相關條文表述上還以“交易”替代原司法解釋中的“買入”,意在涵蓋誘空型虛假陳述;第28條專門增補了誘多型虛假陳述損失計算的條款。相關規定順應了市場發展需要,填補了制度空白,有利于提升投資者保護力度。

          看點九:優化重大性認定標準,明確交易因果關系

          《若干規定》進一步優化了重大性認定標準,除了列舉明確以證券法和監管部門的規章和規范性文件相關規定為依據外,還明確可以證券交易量和交易價格的明顯變化作為虛假陳述內容具有重大性的認定標準。另外,結合國內司法實踐及境外經驗,在虛假陳述民事責任構成要件上明確規定了交易因果關系。

          看點十:強化司法機關與監管部門的協同,降低投資者舉證難度

          取消前置程序后,為切實降低投資者舉證難度、暢通投資者訴訟救濟途徑,在《若干規定》制定過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和證監會就人民法院案件審理和證監會的專業支持工作機制進行了認真研究,與《若干規定》同步發布《通知》,建立案件通報機制,為了查明事實,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向中國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調查收集有關證據,中國證監會有關部門或者派出機構依法依規予以協助配合。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可以就相關專業問題征求中國證監會及其相關派出機構、相關會管單位的意見。

          同時,為更好地提升案件審理的專業化水平,鼓勵各地法院積極開展專家咨詢和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探索,中國證監會派出機構和有關部門做好相關專家、專業人士擔任人民陪審員的推薦等配合工作。

          通過上述銜接性的安排,證券案件審理體制機制將會不斷完善,在司法審判和行政監管的合力之下,我國投資者保護水平將持續和穩步的提高。 【編輯:左宇坤】

        新聞推薦

        頻道推薦
      2. 王浩:全省联动从严从紧 迅速切断传播链条
      3. 西安:社区筛查发现的病例明显下降
      4. 北京今天白天晴 最高气温7℃
      5. 24小時新聞排行榜

        亚洲国产日产精品
        <span id="pucii"><blockquote id="pucii"></blockquote></span><dd id="pucii"></dd>
        <span id="pucii"><blockquote id="pucii"></blockquote></span>

            <optgroup id="pucii"></optgroup>